中文

我本人的薪水和计划

美国大多数政客将他们的工作仅仅视为终生饭碗和赚钱手段。而本人誓将反其道行之。

首先,我保证只领国会众议员薪水的一半份额,以确保你们缴纳给联邦政府的每一块美元能在其他方面物尽其用。

其次,我愿立此存照:一旦当选,决不谋求连任。正是因为有了选民的鼎力支持,我才能去华盛顿一展抱负;两年后,我将遵守承诺,以一介平民身份归隐纽约。

教育制度

最权威研究表明:“教育券”效果明显

对 华盛顿“教育券”项目的官方最新评估结果不过是长久以来对“教育券”一系列高质量研究又一佐证。研究者通过随机配置方式对“教育券”的影响进行了十项检 验,这是最优的科学研究方法。支持“教育券”的证据获得了压倒性优势。在此之前,从未有哪个教育政策获得了如此高质量的科学证据支持。

与此前所有的高质量研究一样,华盛顿“教育券”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,“教育券”组的学生比对照组的学生在学术成绩上有更上佳的表现。

父母应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有自由选择的权利,而教育券正是实现这一目的的最好办法。

http://www.edchoice.org/CMSModules/EdChoice/FileLibrary/301/National_0608_final.pdf

移民政策

如果移民工人能美国找到收入体面的工作,并且不同程度地融入社会福利体系,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他们来美国工作的机会说“不”。

雇主对自身需求了如指掌,知道自己需要找什么人,也清楚自己愿为此支付的工资水平。政府的作用是提供法律和秩序等公共品,而不是试图去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任务,如对劳动力市场实行中央计划管理。

美国的立国之本就是移民,美国人至今仍为这块土地上丰富多彩的文化背景而自豪。近年来,许多政客企图限制移民的做法都是与美国传统背道而驰的。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绝不应当归咎于移民政策,而在于政府多年以来的政策积弊。

税率和国债

无论是共和党人,还是民主党人,他们关于减税和削减债务的承诺都不可靠。在这一点上,奥巴马现政府和布什前政府都被证明是失败透顶的。他们在任期间,无力平衡哪怕是任何一年的财政预算。

减税对于我们大家当然是有好处的。它赋予工薪阶层更多能力去掌握自己的生活;它激励企业主增加投资、支付员工薪水,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。概言之,减税刺激了消费、储蓄和投资——这是一个健康经济体所应具备的基本特征。

时至今 日,美国的债务已经逼近14万亿美元大关了。但华盛顿仍在乐此不疲地提前透支我们未来的劳动成果,为一些我们根本不需要,同时也无力承受的联邦项目提供资 金。本人将致力于为平衡美国的财政预算而战,将推动大幅削减联邦政府开支,直至联邦政府不再为了扩大债务而将黑手进一步伸向我们的口袋,以及孩子们的存钱 罐。

我们需要的众议员除了承诺削减政府开支、平衡预算和减税之外,更应谨守诺言。

中央银行货币政策

毋庸讳 言,人们对于当前的金融危机抱怨甚多;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主流媒体对美联储在此过程中所扮演的消极角色几乎缄口不言。事实上,美联储的黑箱操作可谓久 矣。一旦成为国会众议员,本人将确保美国民众得以充分理解,一个“坏”的货币政策对于他们是何等危险之事,并力争让这个秘密组织大白于天下。

根据国会1913年的一项法案,美联储被授权掌握美国的货币供应,并有能力影响全国的利率水平。美联储官员们似乎有“本事”凭空造钱——在我眼中,他们靠的不过是空白支票而已,但讽刺的是,在华盛顿他们却很少受到质疑。

当美联储通过滥发钞票来降低利率的时候,它不但令你口袋里的美元价值不断缩水,同时也加剧了经济的周期性震荡。可以说,美联储正是物价腾贵的元凶,它让我们的生活成本节节攀升。

不仅如此,我们现在的住房泡沫也是拜它当初的低利率昏招所赐。美联储先是在派对的甜饮料中故意掺入烈酒;等到派对失控后,又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!

这套关于经济繁荣和衰退的解释在经济学家中早已广为接受,包括已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(1974年)哈耶克教授。但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主流媒体至今仍不愿对美联储提出质问。

值得欣慰的是,国会正在推动一项立法,要求增加美联储的透明度。对此,本人将毫无保留地予以支持。

鉴于美联储这一准私人机构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权力,人们有理由问道,为何我们无法从国会获知更多有关美联储及其所作所为的信息?一旦本人成为国会众议员,我将确保美联储变得更负责任,并重建货币体系的透明度。

Share and Enjoy:
  • Print
  • Digg
  • StumbleUpon
  • del.icio.us
  • Facebook
  • Yahoo! Buzz
  • Twitter
  • Google Bookmarks